主页 > 养生贴士 >《王立专栏》记叙文与抒情文 > 正文

《王立专栏》记叙文与抒情文

《王立专栏》记叙文与抒情文

这篇很短

笔者个人觉得,这一两年来左右两边都走火入魔了,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因为换党执政,意识形态爆发,左右之争不过是一种藉口。但看着左胶右胶一堆胶,胶在那边拿着名词抒情写作,实在让人厌恶,根本是在害死一般人,尤其是那些刚长大接触社会学科的学弟妹,特别会被骗进去。

我们在讨论一件事情的时候,一定会有一些状态的界定跟範围的划分,好比观察台湾社会的社经地位分布,最常用收入去列表,如果用这种方式去定义,你可以依照不同百分比,划出不同的区间,指出高收入多少人、低收入有几趴。想也知道,如果今天区间划分变了,人数比例也会变,所以讨论这种从收入去看待阶级地位的,都要很小心。可我们这两年有没发现,开始出现大量混淆的讨论法,把收入的多寡直接等同于「可怜不可怜」。

根本就是把记叙文写成抒情文,然后从抒情文去产生一篇篇论说文。

当我们在指称某一种状态,好比说一个年收入 50 万以下的家庭,居住在某种郊区,环境卫生状态都不甚良好,说这一批人是「弱势」阶级,并没有什幺特别问题。但要说这批人是「可怜」阶级,就是完全不同的意义,弱势跟可怜与否虽然有正相关,但不代表完全相关,除非你可以充分的佐证在这个「地区」的「低收入」都很「可怜」,而且你还得定义可怜的意思。

又或者说,我们在指称台湾的市场是不是完全竞争,政府干预程度到哪,这些都是有可以客观比较,不管跟自己还是外国比皆然,所以当笔者说台湾的自由市场竞争度不够高的时候,有没有带入特定的价值判断?并没有。但各位可以看到,左胶会说你嫌自由市场不够,右胶说你想打压自由市场,这就是一种否定观察到的现象,刻意加上价值判断的结果。

这其实很诡异,尤其是网路同温层发展快速的现在,不同社团、群体几乎都对各种名词有一种先入为主的看法,左胶对市场厌恶,右胶反之。台湾政府干预教育的深度可以量化在各方面,但右胶觉得你管太多,左胶则认为不够多。双方可以在自己脸书上面狂写三天几万字,来证明台湾的教育有多封闭或是不够封闭。

简直莫名其妙。

为何骂人?因为你总是得界定一个状态,才能进一步去分析跟解释。好比台股指数上万点,跟上一次上万点相比,上市公司的数量有一样多吗?显然没有,从这边出发去解释,才能比较出一些有关产业变化的结论。你拿着状态解释就要发神经,逼人承认经济好或不好,不是意识形态影响是什幺?

这种抢夺话语权的模式,近十几年左派做得非常兇,抢掉很大一部份的市场,但严重的副作用则是,养出大量根本没念书的左胶,拿着鸡毛当令箭,以为手持神兵,可以解构跟嘲笑其他人的愚蠢。近几年更进一步恶化,为了抵抗左胶的到处贴标籤,一群也没念通的右胶开始反标籤,结果就是双方的东西毫无阅读价值。

把世界上一切的恶都归咎到左或右,这种说法若非没念通乱讲话,就是刻意误导。通通标籤化,在政治上的效益更大,政治相关的从业人越来越多这样做,几乎到违反本身专业,甚至不择手段的地步。

这其实算抱怨文,因为这几个月几乎看不到什幺有价值的分析,一群天兵在 PTT、脸书等地方,在那边分析政治经济军事等一堆状态,讲的煞有其事,好像内线满天飞,人人都是蔡想想可以知道蔡英文回家说什幺。

淹没成这样,还说背后没鬼,才真的是见鬼了,上一次这样也没多少年前,大家都忘了。

引用连结:

王立第二战研所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