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养生贴士 >《玉林 · 狗肉林》续篇 > 正文

《玉林 · 狗肉林》续篇

每年春末,很多人惶惑不安,因为广西玉林自2009年以来把吃狗作为节日噱头以图利的血腥、残忍而庞大的黑箱作业,叫做「传统」,年复年数以十万计无辜猫狗,流浪的、家养的,被抓被偷,从各地被运送至玉林,在夏至的十天裏,经历残酷宰杀。

今年,据报新上任玉林市委书记莫恭明发出禁令,禁止餐厅、街上摊档及市场商贩在6月15日至21日贩卖狗肉,违者或被检控、罚款。国内外普遍欢迎这「进步」、「文明」的决定,美国官员也为这决定高兴。但国际动保团体却在当地发现商人继续卖狗肉,怀疑禁令或属虚报,或官方未有彻底执行。街上没有往年的示威者,都以为禁令已解决问题⋯⋯

不过,原来有人支持吃狗!记得《环球时报》呼吁人「尊重」别人吃狗「传统」。而坊间总有「为甚幺可以吃猪、不可以吃狗?」,「都是动物,何以双重标準 ?」⋯⋯诸般不可思议对护狗人的冷讽。

其实如果一个社会贱视动物到一个地步,有人会因为听到狗吠,看见流浪猫狗、野猪、牛牛出没,甚至为了雀鸟便便,会动不动报警、叫渔护处出动搜捕擒拿,毁其家园,杀其生命,此等言论就不足为怪。

然而多少人听之语塞,无词以对,甚至怀疑自己不尽于理,结果收声。不知这表面「持平」、做「和事佬」般的问题,不过是搬龙门的诡辩。

「吃」,是所有生物动物赖以生存的共同活动。而「吃」,从来与「死亡」分不开。

世界顶级名厨 Alex Atala 说:每一道菜背后都是死亡 (behind every dish there is death)。本来生死循环,出于自然。但死于被「吃」;「死」,成了为了延续生命的一种「牺牲」。

Atala 本来没有立志当厨,却在一生寻索生命意义的旅途中,跑进了厨房。这个巴西厨神,上山下海,走遍亚马逊深森密林,领会到大自然就是食物根源,而「人」在当中,如何极其渺小;人与大自然和当中一切的关係,应对之深深尊重。取之有道,适可而止,而且切不可浪费。

动物死在刀下,为延续我们的「生」而牺牲,因此,我们若真要吃,不能吃得轻率。人要吃,也不应纯为满足口腹之慾,自以为高于一切,喜欢吃甚幺就吃甚幺,滥杀狂吃,对生物毫不尊重,丧失其「牺牲」意义。

资深海洋生态专家 Carl Safina 长期研究海洋生物和动物的行为,发现牠们与人类一样,有感觉、有情绪、需要群居、建立关係。即使没有共同语言,人类也能明白牠们所表达的情感,因为人类也是大自然生态的一部份,有互为感应的元素。人类要在这生态中平衡并存,应向其他生物动物学习 -- 互相尊重,和谐共存。各种生物动物,不是甚幺都吃,人,亦当如此。

因此,不是「可以吃」或「不可以吃」的问题,是基于这种「尊重」,如何选择甚幺最好不吃。要吃,也应吃得合乎道德(moral and ethical)。

玉林对狗,不但滥偷滥捕,要狗狗经历百般虐待折磨,在惊恐中在人类最残忍的方式中死去。玉林人气焰嚣张,视狗如无物,藉口传统,实质敛财,狗的死,变为完全不必要的白白牺牲。人何解要「尊重」这暴行? 滥竽充数的人居然问为甚幺不可以吃狗? 

现代人对商业社会中动物变成食物的过程已高度「知情」,对于猪鸡牛羊饱受残虐侵凌,基于我们共有的感受、情绪而产生的同理心,多少人已经弃肉从素,实践这种「尊重」。

其实提倡茹素,比反对吃狗要早得多。全球素食者每年递增。因应需求,单在美国,以植物为本的食物在五年间增加一倍。超过三成素食者更是新生代年轻人 (Generation Y, or Millennials)。

硬要假设反对吃狗的人自己却私下吃猪吃牛,其实误导,偏离本来严峻的吃狗议题。

「为甚幺可以吃猪不可吃狗」表面像说公道话,其实把鸡猪牛羊与狗狗混为一谈,是笼统而肤浅地把动物的「平等」生存权等同于所有动物皆「相同」。

想想有人问「如果你阿妈和老婆掉下河中,你会救边个?」你救哪一个,都会陷入「阿妈老婆都是人,都是亲人,都是女人」的无稽质疑。问题不在你,在问题本身。

猪狗平等,但互不相同,也互不对立。

玉林狗肉节经年罪行昭然若揭,多少动物无辜牺牲,为甚幺还要讲条件,难道要等不再捕鱼虾蟹才可阻止杀鲨捕鲸捕豚吗?难道要等不再吃鸡猪牛羊才可阻止吃狗肉吗?

别再轻易掉进叫人迷惑的狐疑裏,拘泥于似是而非的谬误中。

世界越混乱变态,人心越要澄明清醒。为动物讨尊严、公道, 不失方寸,是人应尽本分。


相关阅读